天博官网登录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08-02

《管理世界》|| 戚聿東、肖旭:數字經濟時代的企業管理變革

摘? 要 關于數字經濟時代企業管理變革的研究,國內外學者給予了一定關注,但是缺乏系統性、整合性研究。本文在經典企業管理理論的基礎上,結合全球企業管理創新的實踐證據,從全景式視角探討了數字經濟引發的企業管理變革。數字經濟背景下,用戶價值主導和替代式競爭作為驅動企業管理變革的兩個根本力量,不僅推動著企業目標的轉變和治理結構的創新,而且推動著企業內部管理模式的一系列變革,包括組織結構趨于網絡化、扁平化,營銷模式趨于精準化、精細化,生產模式趨于模塊化、柔性化,產品設計趨于版本化、迭代化,研發模式趨于開放化、開源化,用工模式趨于多元化、彈性化。本文研究有助于中國企業順應數字經濟運行規律做好相應的管理變革。 ? 關鍵詞:數字經濟 企業管理 變革 ? ? 一、引言 ? 數字經濟正在重塑世界經濟版圖,也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新動能。根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歷年發布的數據,2002~2018年間,中國數字經濟總量從1.2萬億元增加到31.3萬億元,年均增長率達到22.6%。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以新產業、新業態和新商業模式為代表的數字經濟增加值2018年達到14.5萬億元,相當于GDP的比重為16.1%。數字經濟的迅猛崛起,對生產、生活、生態產生了全面而深刻的影響,進一步促進了信息在市場主體之間的傳遞,數據作用日益凸顯,意味著經濟范式在深層次上發生轉變(Stiglitz,2002)。正如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所講,“各種經濟時代的區別,不在于生產什么,而在于怎樣生產,用什么勞動資料生產”。如果說“手推磨產生的是以封建主為首的社會,蒸汽磨產生的是以工業資本家為首的社會”(馬克思,1965),那么,數字技術產生的必然是以數字企業家為首的社會。數字技術的廣泛應用,增強了用戶在市場中的地位和作用,用戶價值主導成為企業創造與供給價值的核心理念。在數字經濟下,信息的表現形式從原子轉變為比特,數據驅動對企業的數字化賦能彰顯了智力資本價值,加劇了替代式競爭,重構了傳統的商業邏輯,推動著企業目標、治理結構以及內部管理的系統性轉變,如圖1所示。 ? 本文的理論出發點是,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大數據(即Artificial Intelligence,Blockchain,Cloud Computing,Data,以下合稱為“ABCD等技術”)等底層數字技術的應用加劇了企業之間在價值供給上的競爭。作為市場主體,企業生存和發展都必然要面臨市場競爭這一根本性問題。競爭使得最適合從環境中獲利的企業最終勝出,而這些企業往往也最有利于周圍事物(馬歇爾,2017)。移動互聯網的普及和第五代移動通訊技術(5G)商用的不斷擴大使得“比特”成為信息傳遞的主要載體,推動人類社會從物質化的信息時代進入數字化的信息時代。ABCD等技術的應用實現了用戶對生產過程的深度參與,企業價值的實現必須以滿足客戶價值需求為前提條件。由于使用價值是用戶價值的核心,企業之間的競爭逐步聚焦于產品使用價值的供給。與此同時,基于ABCD等技術而建立的數字化連接打破了組織內部和外部的邊界,為跨界經營創造了機遇,企業不得不面臨來自不同領域的顛覆式創新和替代式競爭。由此產生的核心問題是:面對數字化革命帶來的歷史機遇和重大挑戰,特別是面對全新復雜的競爭環境,為保持“基業長青”,企業的戰略目標、治理結構、內部管理如何作出適應性調整?進行這些調整的理論邏輯是什么?本文結合全球企業管理創新的實踐證據,旨在探索研究一個全景式的企業管理變革方向,以利于中國企業順應數字經濟運行規律做好相應的管理變革。 ? 二、數據互聯互通下用戶價值主導與企業目標的轉變 ? 工業具有信息本源性,是信息的物化體,因而總是傾向于最大限度地運用可以獲取和處理的信息(金碚,2014)。然而,在傳統的商業關系中,企業作為主要的生產部門,卻是一個封閉型組織。客觀存在的組織邊界抑制了信息的傳遞,企業之間互為獨立的信息孤島,競爭更多地發生在價格、質量、性能等產品的生產屬性上。信息無法高效地進行傳遞,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產業的創新效率。特別是對于一些需要多個領域協同開展的項目,無疑會產生較大的消極影響。盡管企業內部通過各種努力嘗試對產品的創新升級,但是受到要素稟賦的限制,實際效果并不是非常理想,創新速度難以跟得上用戶需求的變化。選擇通過擴張戰略以增加要素供給,卻又會帶來規模不經濟以及核心競爭力的下降,反而得不償失。同時,過多地關注于生產端的技術改進,也導致企業在服務端的工作不夠到位,用戶體驗得不到足夠重視。因此,在以企業生產活動為主導的商業邏輯下,產業的創新能力無法得到完全釋放,用戶僅僅作為產品的被動接受者,其權益也無法得到充分保障。ABCD等技術的出現改變了上述狀況,企業之間建立起互聯互通的商業網絡,數字化連接打破了組織的內外邊界。在商業活動中,用戶的地位和作用得以增強,逐漸演化出以用戶價值為主導的新的商業邏輯。 ? (一)數據穿透推進信息孤島的互聯互通 互聯網的普及使得信息傳遞的載體變為“比特”,ABCD等技術則將“比特”信息進一步數字化為數據。與信息相比,數據僅僅被視為一種量化的符號和客觀存在,本身沒有固定的意義。也正因如此,數據能夠穿透組織邊界的抑制,在網絡上快速傳遞。從性質上看,數據屬于非競爭性資本,沒有內在價值,其傳遞不存在邊際價值遞減的問題。只有當數據被轉化為信息或知識并用于決策時,才能夠產生一定的社會和經濟效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2017)。數據的客觀性也使得其用途沒有限制,在一個領域創建的數據仍然能夠跨界提供信息或知識的支持。此外,數據作為數字經濟以及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核心,它的流動還能夠帶動技術、資本、人才向利用效率更高的領域集中,糾正資源錯配(World Bank and DRC,2019)。綜合以上3點,數據穿透在推進信息孤島的互聯互通的基礎上,還為產業組織內部加強協作、促進知識擴散、優化要素配置創造了有利條件。數字化轉型促使企業的經營更加專注于深耕自身的核心能力,產業組織演變為一系列核心能力的組合。 ? 數字化轉型的逐步深入,日益放大了數據在商業活動中的作用。隨著互聯網應用擴張,人類社會逐步向“人與數據對話”、“數據與數據對話”的時代過渡(何大安,2018)。從產品設計到質量檢測,從訂單分配到終端銷售,都離不開數據驅動的潛在影響。在產品被數字化為具體的數據指標后,數據驅動的生產系統避免了由人的主觀意識所造成的誤差,在程序性業務的運營上對人形成了替代。由于計算機不涉及體力恢復、娛樂休閑等生活性問題,數據驅動的生產線能夠進行全時段生產,保障產品的穩定供給。對于數據的分析遵循一套通用的商業規則,克服了地域文化、語言障礙、國別差異等現實問題,進而降低了企業之間的溝通、協作成本。不過,也要意識到,在網絡經濟中,數據所能傳遞的邊際價值隨著時間而遞減。數據延遲會向市場傳遞錯誤的信號,誤導企業的經營活動,并且產生負向的連鎖反應。因此,企業不僅需要具備快速收集實時數據的能力,而且要能夠對實時數據進行及時地處理、分析,將其轉化為經營決策。 ? 企業數字化能力的加強,有利于降低失誤、犯錯的概率,提高經營效率。為了鞏固競爭優勢,企業還必須將核心能力做到極致,不斷推出超越市場預期的產品、服務,以此加強品牌聲譽。基于自身的核心能力來開展適應市場變化的業務,對于企業未來的發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從這個角度來看,企業在制定戰略方向時,選擇“做正確的事”顯然要比“正確地做事”更符合數字經濟的發展趨勢,如圖2所示。柯達、諾基亞、西爾斯等老牌名企都是因為過度地專注于鞏固傳統的優勢業務,沒有及時切換戰略“賽道”而遺憾落敗,將行業領先地位拱手讓給競爭對手。 ? 根據格羅夫定律(Grove’s Law),在網絡效應的影響下,新的產品或服務必須在性價比方面超出現有產品或服務的10倍,才能夠贏得市場認可,而這也需要企業對市場動態進行全面了解。區別于工業時代相對穩定的市場環境,數字時代的市場環境日新月異,企業只有根據市場變化隨時調整經營重點,才能夠立于不敗之地。數據客觀地記錄了市場行為和市場選擇,因而能夠比信息更加真實地反映市場狀況。企業通過收集來自不同領域的實時數據,結合高效的分析工具,有助于其較好地追蹤市場動向。更為準確地講,就是通過對用戶偏好和行為進行更精確、更深入地挖掘,不斷加強供需兩端的銜接。數據穿透將產業組織內部連接起來,并且向用戶開放了深度參與生產活動的機會,企業與用戶之間的距離不斷被拉近,用戶對生產活動的影響越來越突出。 ? (二)用戶價值主導下企業目標的轉變 ABCD等技術為商業活動構建起一個虛擬世界,數字孿生(Digital Twin)系統將物理世界完整地映射到數字化空間。在這里,用戶擺脫了物理環境的束縛,能夠從多個渠道接收實時的市場信息,與任何企業的任何生產環節進行直接對話,獲得所需要的產品、服務。數字世界的微妙之處在于,它在很大程度上實現用戶和企業之間的權力平等。用戶的個性化得以釋放,參與生產活動的熱情顯著提高,不斷從需求端倒逼生產活動改變,“以用戶為中心”的理念也從一句營銷口號真正轉變為企業經營的價值判斷。毫不夸張地講,在數字經濟時代,只有用戶才能定義企業,也只有用戶才能成就企業(忻榕等,2019)。信息量的豐富,使得用戶對市場與產品能夠做出更為合理的判斷。由于用戶最終決定了產品價值能否變現,企業既要積極滿足用戶明確表達的需求,也要善于挖掘用戶不易于表達以及尚未產生的潛在需求。企業只有以用戶價值為主導,持續地向用戶輸出價值,才能夠贏得用戶的認可,實現生存與發展。因此,在數字世界中,企業應該利用各種途徑,想盡方法去了解用戶。以蘋果公司為例,喬布斯通過對既有技術進行新的組合,在現有功能的基礎上,不斷為用戶提供預期之外、更加便捷的使用體驗。無論是早期的ipod系列,還是后來的iphone系列,蘋果公司都取得了不菲的業績,公司市值曾長期穩居世界第一的地位,也是全球第一家市值突破1萬億美元的公司。愛彼迎通過為房屋所有者和旅行愛好者建立在線連接,促進閑置房源的共享,利用虛擬現實(VR)和增強現實(AR)技術較好地向旅行愛好者展示了房屋信息。這種共享模式為房屋所有者創造了獲得閑置資產收益的機會,也為旅行愛好者提供了便捷、經濟的居住體驗,實現了交易雙方及第三方平臺的價值共贏。2019年,愛彼迎的全球用戶數量超過5億。也正是憑借全球用戶的認可以及良好的財務業績,2019年愛彼迎的市場估值升至420億美元。 ? 在傳統企業管理理論中,利用用戶信息改進產品、服務的供給已經是常規做法。但是,信息存儲技術能力有限,信息量在規模和范圍上難以實現較大突破,在決策支持方面難以提供充分的證據。受益于云計算及相關輔助性技術的升級與完善,企業能夠以較低的成本在多個維度快速地聚集海量的用戶數據。谷歌憑借搜索引擎所建立龐大的用戶數據庫,在美國疾病預測系統上處于領先地位。然而,僅僅擁有數據仍然無法建立牢固的競爭壁壘。企業還必須能夠從實時數據中快速、持續挖掘出穩定的邊際價值,并且在較短時間內體現到產品、服務的供給中。高德地圖、百度地圖利用路況的實時數據,預測交通流量并推薦最優路線,贏得了大量用戶,而這些實時數據在幾分鐘內就會失去價值。對實時數據的快速采集和高效挖掘,加劇了企業之間在價值創造上的競爭,直接的結果就是產品更新換代的速度逐漸增快。根據摩爾定律(Moore's Law),計算機微處理器(芯片)的處理能力(速度)每18個月就會翻一番。同等價位的微處理器會越變越快,同等速度的微處理器越變越便宜。這一規律反映了信息技術更新升級的速度,以及企業發展所面臨的壓力和危機。這也意味著,剛剛上市的新產品,可能還沒有來得及實現成本優化和大規模盈利,便已陷入被淘汰的尷尬境地,這就正是比爾·蓋茨所說的“微軟離破產永遠只有18個月”的道理所在。 ? “一切商品對它們的所有者來說是非使用價值,對它們的非所有者是使用價值”(馬克思,2009)。企業倘若過多地關注于利潤最大化而與用戶的實際需求漸行漸遠,最終結果就是脫離市場,被用戶所放棄。
07-27

CE認證標準流程有哪些

CE認證只限于產品不包括人、動物、商品的安全方面的基本安全要求,不是一般的質量要求,協調指令只規定主要要求,一般的指令要求是標準任務。 因此,正確的意思是,CE標記不是質量合格標記,而是安全合格標記。 是構成歐洲指令核心的“主要要求”,下面一起了解下CE認證標準流程有哪些吧!
07-19

工業和信息化部黨組書記、部長肖亞慶:大力推動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

? ? ?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數字化轉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專章要求“加快數字化發展,建設數字化中國”。為深度貫徹落實數字中國戰略部署,工業和信息化部黨組書記、部長肖亞慶撰文《大力推動數字化經濟高質量發展》從構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術體系、推進制造業數字化轉型,夯實數字經濟發展根基等方面進行詳細解? ?讀。 ? ? ? ?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數字經濟發展,作出了一系列重大決策部署。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數字經濟是全球未來的發展方向,要大力發展數字經濟,加快推進數字產業化、產業數字化,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為我們工作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以下簡稱“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迎接數字時代,激活數據要素潛能,推進網絡強國建設”,“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當前,百年變局與世紀疫情交織疊加,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演進,我國工業和信息化發展面臨的形勢嚴峻復雜,做大做強數字經濟意義重大而深遠,是提升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打造未來競爭新優勢的迫切需要,是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支撐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途徑,也是搶占國際競爭制高點、把握發展主動權的戰略選擇。我們必須立足“兩個大局”,心懷“國之大者”,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決策部署和要求上來,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把握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強化系統觀念,統籌發展和安全,強化創新驅動,夯實網絡基礎,促進融合發展,提升治理能力,大力推動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促進制造強國和網絡強國建設不斷邁上新臺階。 ? ? ? ? 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構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術體系。當今時代,信息技術是全球研發投入最集中、創新最活躍、應用最廣泛、輻射帶動作用最大的領域,以5G、集成電路、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人工智能等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快速演進、群體突破、交叉融合,“技術—產業”交互迭代效應持續增強,正在深刻改變全球技術產業體系、世界經濟發展方式和國際產業分工格局。“十三五”以來,我國信息技術創新能力大幅提升,5G移動通信技術、設備及應用創新全球領先,智能手機等進入世界先進行列,集成電路、軟件等領域取得系列標志性成果。但也要清醒看到,我國信息技術創新能力依然不強,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局面尚未根本改變,在外部環境沖擊下面臨的風險隱患增多。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互聯網核心技術是我們最大的“命門”,核心技術受制于人是我們最大的隱患,強調要緊緊牽住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這個“牛鼻子”,抓緊突破網絡發展的前沿技術和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關鍵核心技術,構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術體系。堅持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充分發揮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新型舉國體制優勢,體系化提升信息技術自主創新能力。大力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加快高端芯片、傳感器、通用處理器、關鍵基礎軟件等領域研發突破和迭代應用,提升區塊鏈、物聯網、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等創新能力,加強量子信息、先進計算、未來網絡等前沿技術布局,著力打造自主可控、安全可控的產業鏈供應鏈。加快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用深度融合的產業技術創新體系,支持引導創新要素向企業集聚,加強產業共性技術平臺建設,把構建核心信息技術和產品生態體系擺在突出位置,推動行業企業、平臺企業和技術服務企業跨界創新,支持數字技術開源社區等創新聯合體發展,強化產業鏈上中下游、大中小企業融通創新。 ? ? ? ? 加快新型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夯實數字經濟發展根基。當前,信息基礎設施正向高速泛在、天地一體、云網融合、智能敏捷、綠色低碳、安全可控的智能化綜合基礎設施發展,對經濟社會轉型發展的驅動作用進一步增強。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強化信息資源深度整合,打通經濟社會發展的信息“大動脈”。“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加快建設新型基礎設施。近年來,我國信息基礎設施持續優化,供給能力顯著增強,已建成全球規模最大的光纖和移動寬帶網絡,光纖化改造全面完成,4G網絡覆蓋城鄉,5G網絡加快發展,累計建成5G基站91.6萬個,5G手機終端連接數已經超過3.65億個。我們要乘勢而上、加強謀劃、系統布局,著力構建以通信網絡為基礎、以數據和計算設施為核心、以融合基礎設施為突破的新型數字基礎設施體系。加快信息基礎設施升級。實施“雙千兆”網絡協同發展行動計劃,推廣升級千兆光纖網絡,建設品質優良、集約高效、安全可靠的精品5G網絡。實施5G應用創新行動計劃,培育5G產業生態,系統拓展應用領域。深入推進網絡提速提質。提升IPv6端到端貫通能力,推進移動物聯網全面發展,完善電信普遍服務補償機制,優化國際通信出入口局布局。統籌布局綠色智能的數據與計算設施。推進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體系建設,打造若干國家樞紐節點和區域大數據中心集群,推進國家工業互聯網大數據中心建設,引導數據中心向高技術、高效能、低排放“兩高一低”方向發展。構建多層次的計算基礎設施體系,推動建設公共數據共享交換平臺、大數據交易中心等設施,提升人工智能基礎設施服務能力。同時,積極發展高效協同的融合基礎設施,加快車聯網基礎設施建設和改造,利用5G、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對傳統基礎設施進行智能化改造。 ? ? ? ? ?推進制造業數字化轉型,促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加快普及應用,數據已成為驅動經濟社會發展的關鍵生產要素,正推動著實體經濟發展模式、生產方式深刻變革。世界經濟數字化轉型已是大勢所趨。對制造業發展而言,數字化轉型已不是“選擇題”,而是關乎生存和長遠發展的“必修課”。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推動產業數字化,利用互聯網新技術新應用對傳統產業進行全方位、全角度、全鏈條的改造,提高全要素生產率,釋放數字對經濟發展的放大、疊加、倍增作用。發展制造業既要著力做大增量,更要注重優化存量,抓住具有較好成長性的產業和產業集群,通過新技術新應用延長、拓寬、挖深產業鏈,把既有優勢培育成“參天大樹”。我們要認真貫徹“十四五”規劃綱要關于“推進產業數字化轉型”的部署,把握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方向,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與制造業深度融合,不斷增強產業鏈供應鏈韌性和彈性,加快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深入實施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工程,打造自主可控的標識解析體系、標準體系、安全管理體系,在重點領域和區域建設若干國際水準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實施“5G+工業互聯網”工程,推動工業企業和工業設備上云上平臺。深入實施智能制造工程,突破智能制造裝備關鍵短板,完善標準和服務體系,建設一批智能制造協同平臺,培育一批智能制造系統解決方案供應商,開發和推廣一批融合新興技術的成熟解決方案。開展制造業數字化轉型行動和中小企業數字賦能行動,提升研發設計、生產制造、企業運維等產業鏈各環節數字化水平,開展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試點示范,加快國家新型工業化產業示范基地和重點產業園區數字化改造,抓好兩化融合標準體系建設完善與宣貫推廣。推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深化業務關聯、鏈條延伸、技術滲透,推動兩業相融相長、耦合共生,開展服務型制造示范,完善制造業細分領域服務型制造評價體系,實施制造業設計能力提升專項行動,加快服務型制造以及工業設計等生產性服務業發展。 ? ? ? 推進數字產業化,增強經濟發展新動能。近年來,5G、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新業態、新平臺蓬勃興起,網上購物、在線教育、遠程醫療等“非接觸經濟”全面提速,為經濟發展注入了強勁動力。5G、集成電路、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創新活躍、滲透廣泛、輻射和帶動性強,已發展成為國民經濟戰略性、基礎性、先導性產業,是引領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關鍵力量。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加快推動數字產業化,依靠信息技術創新驅動,不斷催生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用新動能推動新發展。我們要認真貫徹“十四五”規劃綱要關于“加快推動數字產業化”的部署,聚焦戰略前沿和制高點領域,立足重大技術突破和重大發展需求,增強產業鏈關鍵環節競爭力,完善核心產業供應鏈體系,創新應用場景,加速產品和服務迭代,加快數字技術產業發展步伐。超前布局前沿新興數字產業,實施促進新一代人工智能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發展超高清視頻產業,提升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產業競爭力,促進虛擬現實技術和產品應用普及。同時,繼續推動電子信息制造業、軟件服務業、信息通信業高質量發展。聚焦集成電路、新型顯示、通信設備、智能硬件等重點領域,加快鍛造長板、補齊短板,提升產業創新能力,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企業和具有產業鏈控制力的生態主導型企業,帶動更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發展,構建自主可控產業生態,有效增強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提升關鍵軟件供給能力,加快繁榮開源生態,全面推進產業化規模化應用,推動軟件產業做大做強。著力加強規劃指導和政策引導,優化產業布局,促進集群化發展,高質量建設中國軟件名城、中國軟件名園,打造世界級電子信息產業集群。 ? ? ? 加強數字經濟治理,營造良好發展生態。數字經濟蓬勃發展,為政府治理帶來了諸多挑戰,平臺壟斷、數據跨境流動、個人信息保護、數據資產權屬等問題凸顯,全球數字經濟治理面臨挑戰。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加快構建關鍵信息基礎設施安全保障體系,要切實保障國家數據安全。“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營造良好數字生態”。我們要貫徹國家總體安全觀,建制度、強監管、保安全,不斷提升數字經濟治理能力。完善數據資源管理。建立多級聯動的國家工業基礎大數據庫和原材料、裝備、消費品、電子信息等行業數據庫,打造分類科學、分級準確、管理有序的數據治理體系,探索建立數據資源產權、交易流通、跨境傳輸、安全保護等制度和機制。強化數據資源全生命周期安全保護,推進數據安全、個人信息保護等領域立法。營造良好市場環境和政策環境。推動建立健全協同監管機制,構建適應數字經濟發展特征和規律的政策體系、監管規則,依法依規加強包容審慎監管。促進平臺經濟健康有序發展。加大對電信網絡詐騙打擊力度,切實維護人民群眾財產安全和合法權益。強化網絡安全保障。加強關鍵信息通信基礎設施安全保障能力建設,構建安全風險管理框架和效果評估體系,提升網絡安全應急處置能力。推動網絡安全產業創新發展,構建先進完備的網絡安全產品體系,深化開展網絡安全技術應用試點示范。深化數字經濟領域國際合作。以“一帶一路”建設為契機,加強同沿線國家在網絡基礎設施建設、數字經濟、網絡安全等方面的合作,推動建設21世紀數字絲綢之路。積極參與全球數字經濟治理規則制定,攜手打造開放、公平、公正、非歧視的數字經濟發展環境,推動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 ? ? ?
07-12

推進數字化轉型應遵循技術導向、業務導向還是價值導向?

在數字化發展的“數字轉換”階段,主要任務是利用數字技術將信息由模擬格式轉化為數字格式,利用技術擬解決的問題相對單一、具體和明確,可采用技術導向,以技術本身的能力和水平作為技術應用的評判依據和準則。 ? 在數字化發展的“數字化”階段,主要任務是利用數字技術實現業務流程打通和管理優化等,利用技術擬解決的問題相對多樣、復雜和多變,技術導向容易導致“兩張皮”現象,造成技術應用浪費和失效,可采用業務導向,以業務流程集成優化和提升的需求和最終成效作為技術融合應用的評判依據和準則。 ? 在數字化發展的“數字化轉型”階段,亦即“網絡化”、“智能化”發展階段,主要任務是推動傳統業務創新轉型、重塑客戶價值主張和增強客戶交互和協作等,利用技術擬解決的問題聚焦于開放合作、共享共創,業務導向容易導致“圍城”現象,阻礙業務體系的系統性創新和變革,可采用價值導向,以通過打造數字新能力開辟數字經濟價值增長新空間作為技術融合和創新應用的評判依據和準則。 ? 當前,大多數企業(組織)處在數字化發展的“數字化”階段,受制于業務部門對數字技術應用認識和動力不足,積極性缺乏,參與度不高,信息部門又對業務缺乏深入認知,很容易導致技術導向,甚至“唯技術論”,技術應用與業務需求脫節,造成“兩張皮”現象,最終技術應用難以有效支持和推動業務優化,浪費嚴重。 ? 而進入數字化發展的“數字化轉型”階段,關鍵是要利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加速業務創新和轉型,實現企業(組織)之間資源、能力等的開放共創,如果仍僅堅持業務導向,技術應用很容易被束縛于服務現有業務體系,阻礙創新和變革。而價值導向不僅能較好打破傳統業務壁壘,推動企業(組織)內部業務系統性融合與創新,更重要的是它也能較好解決跨企業(組織)動態合作的動力和機制。
07-12

安全認證標志CE認證解析

CE認證只限于產品不危害人、動物、商品的安全方面的基本安全要求,一般的指令要求是標準任務。 因此,準確的意思是,CE標記不是質量合格標記,而是安全合格標記,不是一般的質量要求,協調指令只規定主要要求,是構成歐洲指令核心的“主要要求”,下面一起了解下安全認證標志CE認證解析吧!
07-09

員工培訓的重要性是什么

員工培訓的重要性是什么?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對員工進行業務技能培訓,是人力資源管理和開發的重要組成部分和核心功能,是構成人力資源資產價值的重要方法,也是提高企業組織效率的重要方法
07-08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布《數字中國發展報告(2020年)》

數字中國發展報告(2020年) ?   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圍內蔓延,世界經濟陷入嚴重衰退,全球治理體系發生深刻復雜變化。我國在取得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重大戰略成果的同時,緊緊抓住信息革命的歷史機遇,將建設數字中國作為新時代國家信息化發展的總體戰略,有力推進核心技術、產業生態、數字經濟、數字社會、數字政府建設,深入開展數字領域國際合作,充分利用數字技術抗擊新冠疫情、助力脫貧攻堅、保障社會運行,讓人民群眾在信息化發展中有更多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為實現脫貧攻堅圓滿收官,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提供強大數字動力。 ?   一、“十三五”時期數字中國建設取得重要成就   “十三五”時期,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各地區、各部門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網絡強國的重要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會精神,認真落實《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綱要》和《“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部署,堅定不移貫徹新發展理念,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落實高質量發展要求,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扎實推進數字中國建設,《“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主要目標任務順利完成,數字中國建設取得決定性進展和顯著成效。   (一)數字中國建設質量效益加快提升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規模全球領先。我國建成全球規模最大的光纖網絡和4G網絡,固定寬帶家庭普及率由2015年底的52.6%提升到2020年底的96%,移動寬帶用戶普及率由2015年底的57.4%提升到2020年底的108%,全國行政村、貧困村通光纖和通4G比例均超過98%。5G網絡建設速度和規模位居全球第一,已建成5G基站71.8萬個,5G終端連接數超過2億。移動互聯網用戶接入流量由2015年底的41.9億GB增長到2020年的1656億GB。國家域名數量保持全球第一位。互聯網協議第六版(IPv6)規模部署取得明顯成效,固定寬帶和移動LTE網絡IPv6升級改造全面完成,截至2020年底,IPv6活躍用戶數達4.62億。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開通,全球范圍定位精度優于10米。   圖1 我國固定寬帶家庭普及率、移動寬帶用戶普及率增長情況 ? 來源:工業和信息化部 ?   信息技術創新能力持續提升。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深入實施,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布的全球創新指數排名顯示,我國排名從2015年的第29位躍升至2020年的第14位。基礎性、通用性技術研發取得重要進展,集成電路制造裝備和材料加快發展,基礎軟件取得一定突破,5G、人工智能、高性能計算、量子計算等領域取得一批重大科技成果。2019年以來,我國成為全球最大專利申請來源國,5G、區塊鏈、人工智能等領域專利申請量全球第一。在世界超算500強排名中,我國持續保持優勢,超級計算機臺數占比達45%。國產中央處理器(CPU)和存儲器與國外先進水平差距縮小。統信操作系統(UOS)、“鴻蒙OS”智能終端操作系統等相繼推出,智能語音識別、云計算及部分數據庫領域具備全球競爭力。 ?   圖2 我國創新指數全球排名變化情況 數據來源:世界知識產權組織 ?   數字經濟發展活力不斷增強。數字經濟持續快速增長,成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力量。我國數字經濟總量躍居世界第二,成為引領全球數字經濟創新的重要策源地。2020年,我國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達到7.8%。數字產業化規模持續增長,軟件業務收入從2016年的4.9萬億元增長至2020年的8.16萬億元,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主營業務收入由2016年的10萬億元增長至2019年的11萬億元。大數據產業規模從2016年的0.34萬億元增長至2020年的超過1萬億元。產業數字化進程提速升級,制造業重點領域企業關鍵工序數控化率、數字化研發設計工具普及率分別由2016年的45.7%和61.8%增長至2020年的52.1%和73%。我國電子商務交易額由2015年的21.8萬億元增長到2020年的37.2萬億元。信息消費蓬勃發展,2015年至2020年,我國信息消費規模由3.4萬億元增長到5.8萬億元。   數字政府服務效能顯著提升。數字政府建設成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有效手段,“掌上辦”“指尖辦”成為政務服務標配,“一網通辦”“異地可辦”“跨省通辦”漸成趨勢,企業和群眾獲得感、滿意度不斷提升。根據《2020聯合國電子政務調查報告》,我國電子政務發展指數國際排名從2018年的第65位上升到2020年的第45位。全國一體化政務服務平臺基本建成,已聯通31個省(區、市)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和46個國務院部門,實名用戶已超過4億人。省級行政許可事項實現網上受理和“最多跑一次”的比例達到82.13%,全國一半以上行政許可事項平均承諾時限壓縮超過40%。中央政府門戶網站及其政務新媒體覆蓋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超7.68億用戶,年傳播量達138億次。政務信息資源開發利用深入推進,截至2020年底,全國一體化政務服務平臺已發布53個國務院部門的數據資源9942項,為各地區各部門提供共享調用服務達540余億次,支撐身份認證核驗15.6億次、電子證照共享交換4.6億次。全國政府網站集約化水平和網上服務水平持續提高,數量從2015年底的84094個精減至目前的14581個。 ?   圖3 我國電子政務發展指數及排名變化情況 數據來源:《聯合國電子政務調查報告》 ?   信息便民惠民加速普及。我國網民規模由2015年底的6.88億增長到2020年底的9.89億,互聯網普及率由50.3%提升到70.4%。網絡提速降費力度不斷加大,固定寬帶和手機流量平均資費水平相比2015年下降幅度超過95%,平均網絡速率提升7倍以上。教育信息化2.0行動成效明顯,截至2020年底,全國中小學(含教學點)互聯網接入率達100%,未聯網學校實現動態清零。“互聯網+醫療健康”緩解老百姓看病就醫難題,遠程醫療協作網覆蓋所有地級市2.4萬余家醫療機構,5595家二級以上醫院普遍提供線上服務。電子社保卡累計簽發3.6億張,實現全部地市覆蓋。   圖4 我國網民規模及互聯網普及率 數據來源:CNNIC ?   網絡空間國際合作深化拓展。我國積極參與聯合國、G20、金磚國家、APEC、WTO等多邊機制數字領域國際規則制定,倡導發起《二十國集團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一帶一路”數字經濟國際合作倡議》《攜手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行動倡議》《全球數據安全倡議》,為全球數字經濟發展和網絡空間治理貢獻中國方案。截至2020年底,我國已與16個國家簽署“數字絲綢之路”合作諒解備忘錄,與22個國家建立“絲路電商”雙邊合作機制。網絡互通深入推進,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十幾個國家建成有關陸纜海纜,系統容量超過100Tbps,直接連通亞洲、非洲、歐洲等世界各地。信息通信技術、產品和服務國際市場競爭力大幅提升。   信息化發展環境不斷優化。信息化發展法律政策框架初步形成,《網絡安全法》《電子商務法》《網絡安全審查辦法》等頒布實施,國家安全、社會公共利益和消費者權益得到有效維護。數據安全保障不斷強化,《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數據安全法(草案)》等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數字市場競爭秩序逐步規范,《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出臺實施,《反不正當競爭法》完成修訂。嚴厲打擊網絡違法犯罪,網絡空間更加清朗。“放管服”改革深入推進,數字營商環境不斷優化。知識產權保護和服務能力不斷加強,促進經濟創新能力和競爭力不斷提升。   (二)網絡扶貧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    網絡扶貧是脫貧攻堅戰的重要組成部分。2016年以來,各地區各部門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實施網絡扶貧行動的系列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充分發揮互聯網對消除貧困的基礎性作用和可持續優勢,扎實推進網絡扶貧工作取得決定性成績和顯著成效。網絡扶貧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了新途徑、新方式、新動能,為貧困地區群眾共享數字中國建設成果作出了重要貢獻,為全球數字減貧事業提供了具有指導性、可實踐性的中國方案。   貧困地區不通網難題歷史性得到徹底解決。網絡扶貧行動迅速將貧困地區的非網民轉化為網民,彌合數字鴻溝,讓數字紅利充分釋放。截至2020年底,貧困村通光纖比例由電信普遍服務試點之前不到70%提高到98%,深度貧困地區貧困村通寬帶比例從25%提升到98%,超額完成2020年“寬帶網絡覆蓋90%貧困村”的目標。基礎電信企業面向貧困地區開展精準降費,對建檔立卡貧困戶選擇使用光纖寬帶等基礎通信服務資費套餐給予最大幅度折扣優惠,已惠及超過1200萬戶貧困群眾,讓貧困群眾“用得起”信息服務。   圖5 2016年至2020年我國行政村通光纖和4G增長情況 數據來源:工業和信息化部 ?   農村電商不斷增強貧困地區的造血功能。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已累計支持1338個縣,實現對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覆蓋,我國農村網絡零售額由2014年的1800億元增長到2020年的1.79萬億元。全國建設縣級電商公共服務和物流配送中心2000多個,村級電商服務站點超過13萬個,示范地區快遞鄉鎮覆蓋率近100%。“互聯網+”農產品出村進城工程試點已在110個縣開展。“村村直接通郵”任務提前一年多完成。快遞網點已覆蓋全國3萬多個鄉鎮,覆蓋率達97.6%,全國27個省(區、市)實現快遞網點鄉鎮全覆蓋。   圖6 2016年至2020年我國農村網絡零售額(萬億元) 數據來源:商務部 ?   網絡扶智持續激發貧困群眾自我發展的內生動力。截至2020年底,我國中小學(含教學點)互聯網接入率從2016年底的79.37%上升到2020年底的100%,出口帶寬達到100M的學校比例為99.92%,98.35%的中小學已擁有多媒體教室,進一步夯實信息化教學基礎條件。   圖7 2016年至2020年我國中小學(含教學點)互聯網接入率及擁有多媒體教室的學校比例 數據來源:教育部 ?   網絡信息服務讓貧困群眾生活更便捷。全國統一的扶貧開發大數據平臺、一縣一平臺(電商扶貧平臺或頻道)、一鄉(鎮)一節點、一村一帶頭人、一戶一終端、一戶一檔案、一支網絡扶貧隊伍的“七個一”網絡扶貧信息服務體系基本建立。截至2020年底,全國共建設運營益農信息社45.4萬個,累計培訓村級信息員198.6萬人次,為農民和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提供公益服務2.3億人次,開展便民服務4.2億人次。遠程醫療實現國家級貧困縣縣級醫院全覆蓋,有效緩解貧困人口“看病難”問題。基礎金融服務覆蓋全國53萬個行政村。   圖8 2017年至2020年我國益農信息社數量(萬個)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 ?   網絡公益惠及更多貧困群體。財政部、國務院扶貧辦、供銷總社搭建扶貧832平臺(貧困地區農副產品網絡銷售平臺)實現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覆蓋,上架農副產品9萬多個,平臺交易規模突破99.7億元。國務院扶貧辦依托中國社會扶貧網開展“兩病一學”扶貧公益項目,累計籌款31917萬元。截至2020年底,中國社會扶貧網累計注冊用戶6534萬人,累計發布需求信息737萬條,成功對接584萬條,對接成功率為79.24%。   圖9 2017年至2020年中國社會扶貧網需求發布量和對接成功率 數據來源:國家鄉村振興局 ?   網絡扶貧創新舉措積極對沖疫情影響。國務院扶貧辦、中央網信辦等7部門大力開展消費扶貧行動,強化線上線下結合,促進扶貧產品穩定銷售。農業農村部組織號召各大電商平臺企業、農產品批發市場開展抗疫愛心助農活動,疫情期間累計銷售鮮活農產品88.2萬噸,成功撮合線上交易1980萬次。2020年,郵政企業先后3次幫扶湖北扶貧和滯銷農產品銷售2.9億元;舉辦“919電商節”,完成扶貧農產品訂單488.9萬筆。不少貧困地區的縣長、市長上線直播為家鄉農產品代言,有效解決農產品滯銷賣難問題。中央網信辦會同有關
07-06

員工培訓內容包括什么?

員工培訓是指某一組織為了開展活動、培養人才,采用各種方法對員工進行有針對性、有計劃的培訓和培訓的管理活動。員工培訓應包括職業培訓和素質培訓。培訓方法包括教學法、視聽技術、討論法、案例研究法、角色扮演法、自學法、互動小組法、網絡法、場景還原法等。
06-30

大型企業如何平衡數字化轉型培育的新業務與傳統主營業務之間的競爭合作關系?

數字化轉型培育的新業務與傳統主營業務之間的競爭主要是對資源的競爭。在企業(組織)內部,資金、人力、技術等關鍵資源要素都是有限的,如果需要在經營傳統主營業務的同時培育新業務勢必會涉及到資源分配的問題。如何進行合理的資源分配來平衡兩類業務的需求是企業(組織)領導層面臨的關鍵挑戰。 ? 首先企業(組織)需要明確“新業務”的界定,新業務既可能是在傳統主營業務基礎上進行的小步創新,也可能是在與傳統主營業務關聯性較低的領域進行大步探索。 ? 如果是在傳統主營業務基礎上進行的新業務培育,那企業(組織)可以通過一些業務設計手段來讓兩類業務產生協同效用,而不是維持對立競爭的關系。一方面,企業(組織)可以利用在傳統主營業務上的技術優勢和資源積累來拓展新業務,讓新業務的培育事半功倍。另一方面,企業(組織)可以利用信息技術在兩類業務之間建立連結,讓培育出來的新業務反過來助力傳統主營業務的發展,為傳統業務注入新的增長活力。 ? 如果是在與傳統主營業務關聯性不高的領域進行新業務培育,那么企業(組織)可能會面臨著一定的增長困境,即傳統主營業務受資源約束,增長乏力;而培育新業務又一項需要長期、大量資金和人力等資源投入的工作,且見效周期長,短期內可能無法轉化為收益。在這種“雙業務”并驅的模式下,企業(組織)傳統主營業務是獲得和保持當前盈利及增長的核心,它需要為新業務的培育提供穩定、可靠的現金流和資金保障。 ? 具體來說,盡管傳統主營業務可能面臨著資源約束和增長乏力的問題,但是企業(組織)可以利用信息技術來對傳統業務進行轉型升級,將其做精做細,激活傳統業務的增長動能,創造增量發展空間,實現“開源”;另一方面,企業(組織)可以借助平臺力量,減少在經營管理等有關方面不必要的、非核心的支出,提高生產運營效率,實現“節流”。最終通過“開源節流”的方式為新業務發展提供充分的時間和空間。 ? 除此之外,做好傳統主營業務和培育新業務之間的平衡,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企業領導層應該深刻認識到數字化轉型的必要性、重要性和緊迫性,建立對新業務正確的期待,堅定推動新業務培育的決心。領導層需要明確培育新業務必定是一項前期投入高、投資回報不穩定、收益獲取周期不確定的戰略性工作,且工作推進過程中會面臨諸多挑戰和壓力,短期業績表現可能會受到一定影響。因此,領導層應該主動承擔新業務培育的風險,并且堅定信心和決心,堅決推動落實新業務培育的舉措,同時發揮帶頭作用,營造“敢想敢做”的開放性氛圍,為轉型打好意識和理念層面的鋪墊。 ? ? ? ? ? 1.在傳統主營業務基礎上進行的新業務培育 北京漢光百貨(簡稱“漢光”)作為一家傳統的線下百貨商場,從2018年開始培育其線上業務,進而打造自己智慧零售體系。首先,推出“漢光會員卡”小程序來提供一碼結算服務,縮短客戶排隊付款時間,優化用戶體驗,同時也將線下收銀臺從200個減少至18個,降低了運營成本。此外,會員數據信息可助于用戶畫像和精準營銷的開展。之后,漢光推出“漢光百貨+”小程序,推廣閃購等一系列活動,加速客戶的購物決策,并最終實現客戶資源從線上到線下的引流,助力傳統主營業務發展。借此,漢光線上收入同比增加70%左右,共有超過10萬的用戶從線上轉移至線下,復購聯單率達40%,創造了超千萬營業收入。 ? 2.?在與傳統主營業務關聯性不高的領域進行新業務培育 大眾汽車集團2016年6月發布戰略規劃“TOGETHER Strategy 2025”(簡稱“戰略2025”),主要包括加快電動汽車發展、研發自動駕駛技術、擴張移動出行業務成為新的利潤增長點等。落實“戰略2025”,大眾集團旗下合資企業一汽大眾著重從產品數字化和管理數字化兩方面推進傳統業務轉型。產品數字化方面,采用“模塊化”生產方式,保持產品技術升級的便利性,進一步縮短汽車的開發、生產和上市周期,同時通用化的零部件和總成也可以大大提高研發效率并降低制造成本。管理數字化方面,一汽大眾在加速物流、生產、工程等流程數字化的同時,對財務、人力、營銷等職能部門進行數字化轉型,提高管理效能,釋放人力物力,減少不必要的成本支出。2020年,大眾品牌終端銷量超過128萬輛,奧迪品牌終端銷量突破72.6萬輛,捷達品牌終端銷量超過15.5萬,尤其寶來、速騰、邁騰等三款車型均進入中國轎車銷量排行榜TOP10,三大品牌在各自的細分市場居領先地位,成為公司銷量增長的穩定器。在保持現有產品和業務穩定增長的同時,一汽大眾也在車聯網、移動出行等新興業務領域發力,為企業提供新的利潤增長點,2018年4月推出共享出行服務品牌-摩捷出行,在行業中首創自由取還+網點取還模式,實現一汽大眾在移動出行領域從0到1的突破,并成為長春、成都等地領先的共享出行服務商。
06-28

管理規范化在企業中的作用

?管理規范化在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企業管理是一個系統工程。為了使這個系統工程正常運行,實現高效、優質、高產、低耗,需要運用科學的方法、手段和原則,按照一定的運作框架,對企業的管理要素進行系統的規范、程序化和標準化,進而形成有效的管理和運行機制,即實現企業的規范化管理。
上一頁
1
2
...
4

新聞中心

昌瑞石墨

微信訂閱號

這是描述信息

400-078-5977

版權所有 ? 武漢知行致遠管理顧問有限公司